http://www.bwtzp.com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资讯详情

年轻人就业难,怎么破?

作者:刘彬 2021-05-19 09:41:38 112 来源: 中国财经报


资料图:中新社发 周长国 摄


康智是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市海淀区分公司清华营业部的一名90后“快递小哥”,曾获得“北京市劳动模范”“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全国邮政技术能手”等称号。2011年从石家庄邮电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他选择从事快递行业,现在已经是营业部主管。


但不少同龄人没有康智这么幸运。今年一季度的就业数据显示,我国失业水平稳步回落,3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3%,同比降低0.6个百分点,低于预期控制目标。然而,值得注意的是,3月份16—24岁年轻人的调查失业率达到13.6%,同比上升0.3个百分点。


年轻人在职场上为何如此“失意”?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分析,一方面,春节后大量年轻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带来摩擦性失业;另一方面,当前年轻人就业的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确实存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政策研究司司长卢爱红也坦言,青年就业问题是世界性难题,以高校毕业生为代表的青年就业始终面临许多挑战。


2021年,作为重点就业人群,我国高校毕业生规模将达909万人,这是当前就业工作面临的突出挑战。


如何理解当前年轻人就业存在的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副院长于洪分析指出,多年来,我国经济持续保持两位数以上的高速增长,对就业的吸纳能力较强。随着近年来经济增长放缓,就业增量环比减少,但以高校毕业生为主体的青年就业群体供给总量不断攀升,造成就业总量压力持续不减。此外,年轻人就业面临的结构性矛盾也与经济结构的调整直接相关,“人岗不匹配”现象突出。“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一些以往就业情况较好的专业,其所对应的就业市场规模出现调整和收缩;一些新业态虽然创造出不少新岗位,但新成长劳动力的实践能力短时间内难以跟上市场变化。”于洪说。


国家统计局近期开展的一项调查中印证了“人岗不匹配”这一结构性矛盾。刘爱华介绍,国家统计局最近做的一项涵盖9万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调查显示,约44%的企业反映招工难是其面临的最大问题,包括一线普工、技术工人和高技能人才。44%的比例也创下近年来新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开放研究院教育与开放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陈建伟介绍,以前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问题大多集中发生在毕业后的两年,主要表现为周期性和摩擦性失业,也就是说受到当期经济发展形势的影响。近年来,这一现象有向结构性失业演化的趋势,特别是技能结构矛盾和区域结构矛盾较为突出。究其原因,一方面,随着我国不断推进产业转型,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等领域持续高速发展,一些新岗位的技能需求与当前高校毕业生技能供给存在不匹配现象;另一方面,新产生的就业增量,特别是一些高收入的工作机会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而大量小城市高校毕业生的就业机会和就业承载能力非常有限。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日前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就业市场缺口数从2020年4季度的92.9万人上升到105.5万人,首次突破100万人关口,表明不少行业存在严重的人才短缺。



资料图:中新社发 贺敬华 摄


一边是“就业难”,一边是“用工荒”,专家认为,缓解年轻劳动力就业的结构性矛盾,需要就业政策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更加有效地协同配合。


陈建伟指出,一方面,宏观政策要结合经济周期形势进行适调微调。具体来说,在经济周期下行阶段,更加注重以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创造就业需求,包括加大对中小企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减税力度和对中小城市建设的投资支持力度,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和竞争力,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不断完善普惠金融政策,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体系对大学生创业就业的融资支持,缓解大学生创业的融资约束。与此同时,就业政策也要发挥逆周期调节的特点,更加注重实现充分就业。在经济周期上行阶段,为了避免经济过热和通胀抬头,应当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就业政策则应着力推动更高质量就业。


另一方面,要结合经济结构转型对宏观政策予以调整。“经济结构转型意味着劳动力的再配置,即存量劳动力需要优化配置到更具生产效率的行业及企业,这在年轻就业人员身上表现为频繁地更换工作岗位乃至行业。”陈建伟认为,宏观政策要有利于劳动者转换岗位和实现再就业。


在于洪看来,缓解年轻劳动力就业的结构性矛盾,既要用好财政支出工具特别是政府投资来稳增长、保就业,也要发挥收入政策的调节作用,为市场主体护航。例如,随着年轻人就业观的转变,其就业不稳定性不断增强,失业风险有所提升。为此,财政政策应在建立完善失业保障制度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从“收”的角度来看,近年来,我国各地失业保险金扣除比例普遍下调,20多个省份的失业保险缴费率降低到1%,对于企业发展、稳定就业和培育市场主体十分有利;从“支”的角度来看,财政对于失业保障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一收一支形成合力,财政政策对于就业的兜底保障作用得以充分发挥。”于洪说。


于洪还指出,目前,在一些发展较快的新业态领域,教育和培训模式的调整尚未与劳动力市场需求很好结合,导致年轻劳动者的技能水平和岗位需求不匹配越来越突出,进而推高了相关从业者的失业风险。她建议,失业保险基金支出应该更有针对性地用于技能培训,使年轻求职者在相关新兴领域具备一定竞争力,尽快适应岗位需要。


这在大家熟悉的快递行业也不例外。康智告诉记者,快递行业也有相应技术要求,需要具备相应技能,比如快递线路规划、装车规范等。当前,像他一样,很多年轻人的就业选择开始多元化,国家也在加大力度推动职业教育发展,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