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wtzp.com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资讯详情

人才缺口大 从业年纪轻 平均薪酬高 新职业成为年轻人就业新选择

作者:未知 2021-05-20 17:00:07 12 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无论刮风下雨,那些铆足了劲儿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快递员,早已成为都市里最寻常的风景;而很多快递员还把日常拍成Vlog,成了抖音、快手平台上的“网红”,这个爱好也为他们带来了“自媒体”收入——

据人社部统计,每天“跑在路上”的网约配送员已经达到百万级。而在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中,人们熟悉的快递员、外卖小哥被归类为“网约配送员”,他们已经成为现代城市生活的“新基础设施”和新业态吸纳就业的典型代表,有力支撑了“数字经济”时代生活服务业新旧动能转换和就业结构转型升级。



企业合规师、易货师、食品安全管理师、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电子数据取证分析师、职业培训师、密码技术应用员、建筑幕墙设计师、碳排放管理员、管廊运维员、酒体设计师、智能硬件装调员、工业视觉系统运维员……

2019年4月至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经发布了4批共56个新职业。

新职业层出不穷,得益于中国新业态、新经济的发展;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消费者需求更加细化,追求品质化、体验化和个性化的消费体验也成为新职业的推手。

而新职业灵活的就业时间、更高的收入和自主性,也成为更多的年轻人选择新职业的理由。

新职业从业年龄结构轻

据人社部网约配送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在所有网约配送员中,20-40岁网约配送员的占比超过83.7%。而新冠疫情后新增的网约配送员中,20-30岁年龄段占比为45.3%,30-40岁年龄段占比为39.0%。

在数字经济领域,新职业的年龄结构更趋年轻化。在人社部公布的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80%电子竞技员从业人员在30岁以下,仅有4%在40岁以上。

而北京职捷人力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数据分析显示,目前无人机装调检修工就业队伍中,21-30岁占总人数高达76.64%,其中21-25岁之间占就业岗位总人数的45.21%。

在智能制造领域,人才在25-30岁、30-35岁年龄段的人才占比高于制造业,35-40岁、40-45岁、45-50岁、50岁以上年龄段的人才比例均低于制造业,说明从事智能制造岗位的年轻人比传统制造业更多,年龄优势能给智能制造的发展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互联网原住民”对于数字化技能的偏好,也造就了数字领域新职业年轻人扎堆的特点。新职业让年轻一代创造出更大社会价值的同时,也因热爱实现自身的价值。

人才缺口大 平均薪酬高

在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预计未来5年,网约配送员人才需求缺口总量约3000万、物联网行业超1600万、智能制造领域900万、人工智能人才近500万、无人机装调检修工约350万、电子竞技员近200万、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近150万、电子竞技运营师近150万、农业经理人近150万、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近130万、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运维员均达125万,数据显示新职业人才需求规模庞大。

远程操控设备,驾驶无人机“上九天览景”。随着无人机在各行各业的应用逐渐增多,从事无人机驾驶职业的人数逐年增加。无人机驾驶员这一新职业,迅速成为诸多职场新人就业热门的选择。

据人社部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约68%的无人机驾驶员收入持平或高于当地平均收入水平。收入水平达到或高于当地平均收入水平2倍以上的占13%,极少数无人机驾驶员的收入可达到当地平均水平的3倍以上,大部分无人机驾驶员的收入为当地平均水平的1-2倍之间。

在云计算领域细分岗位月均薪酬分布中,1万元以上成为基本标配。云计算领域人才月均薪酬在1万元以上的占比高达93%,3万元以上占比34%,反映出市场对于云技术专业技术人才的刚需。

86%电子竞技员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1-3倍。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手工资水平差距较大,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顶尖电竞职业选手年薪基本都能达到百万元及以上。

目前很多新兴职业往往产生于数字经济与传统经济结合而形成的新业态和新模式中,但由于教育培训等方面还没有跟上,供给方目前缺口较大,供需矛盾仍比较突出。

成长的烦恼

新职业的涌现,给年轻人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成长的“烦恼”。作为一种新业态,部分新职业目前并没有权威的衡量标准,也没有统一的培训课程和专项考核证书。相较于传统职业,依托企业对本单位员工开展职工教育和技能培训的制度无法发挥作用,部分新职业人才供给质量结构失衡。

近日,人社部印发《关于加强新职业培训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加快新职业标准开发,有序开展新职业评价,探索“互联网+人才评价”的新模式。在组织制定新职业标准的同时,面向社会广泛征集新职业标准或评价规范。对于征集到的新职业标准或评价规范,经人社部组织评估论证后,及时上升为国家职业标准。根据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大力开展新职业培训特别是数字经济领域人才培养。鼓励培训机构依据国家职业标准,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培训。

《通知》同时强调落实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贯通相关政策,各类用人单位对在聘的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在学习进修、岗位聘任、职务职级晋升、评优评奖、科研项目申报等方面,比照相应层级专业技术人员享受同等待遇。

其实先于《通知》的发布,对于新职业,各地已经“不拘一格降人才”,李佳琦、薇娅这些带货主播在新职业中找到了自己的“工种”——“互联网营销师,他们也以特殊人才引进落户上海。

上海圆通速递1名高层次技术人才申报快递工程技术高级职称,通过评审。

去年,杭州快递小哥李庆恒拿到了“浙江省第三届快递职业技能竞赛”的第一名,被评为杭州高层次人才,获得杭州市100万元的购房补贴,更是轰动一时。

目前,80后、90后乃至00后成为新职业市场主力军,新兴职业的出现进一步改变了就业形态,冲击了传统的雇佣关系。非全时工作、灵活就业方式让年轻人有了更多选择,也改变着人们以往的观念。

随着国家对于新职业的肯定、认定,在职业培训和发展上“扶一把”;社会对人才的认定打破行业、学历等限制,新职业从业者将建立职业归属感获得感,这种工作方式和劳动关系未来可能成为一种社会常态。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